仿照材料概括

cn.林江

常年圈地自萌,自娱自乐

长年屯图

【雷安】鱼的七秒记忆

试一下写文吧……
猫→人雷x飞鱼安
其实就是想写这个剧情吧……
结尾感觉烂尾了……
也不知道算是be还是he
不知道别人看不看得懂……
没什么紧密的逻辑关系,很粗略。
字数1000+
OOC见谅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/七

海边来了一只黑猫,小飞鱼安迷修第一次看到那么漂亮的猫。
柔顺的黑毛随着海风轻轻的浮动,黑猫懒散的趴在岩石上,那双猫眸子眯着,扫视着这片大海。

在安迷修第一次看到这双眼睛,就被震撼到了。
那是多么漂亮的紫色眼睛啊,连海底的珊瑚都没那么漂亮的颜色。

黑猫头一转,似乎看到了在湛蓝的海里格外显眼的安迷修,一跃而下,跳到海滩上。
不巧一条船正在朝岸边开来,安迷修借着水力,纵身一跃,飞出海面,带出一串晶莹的水花,半透明的绿色鱼鳞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的。
黑猫在海边驻足。
飞鱼游走了。

二/十四

海边来了个小男孩,大概六七岁的样子吧。飞鱼安迷修悄悄游到海边,看见小男孩在海边提着桶,拣石子,一抬头,看见碧蓝海洋里绿莹莹的安迷修,一瞬间的激动在脸上显现。
男孩快步走到海滩的浅水区。

安迷修想过要逃,但却被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盯的硬是无法移动。
我是想起什么了吗?他想到

“哟,安迷修。”男孩道
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不对,安迷修?这是……谁的名字?
“好久不见,你果然还是那副傻愣样。”
我?傻?做为一只有尊严的骑士鱼,被一小破孩儿说傻?!这能忍??
等等,我什么时候成的骑士鱼?

鱼儿不满的摇摇鱼尾,猛烈的拍打海水,溅出水花,水花打到男孩身上,男孩在海水的洗礼下成功的,变成了落汤鸡。
在鸡贼的安迷修要溜之大吉时,男孩正手一个大水花顺起飞鱼,反手就是一水桶,连水带鱼,顺利的将罪魁祸首捞回家。

三/二十一

安迷修的世界来了位无礼的陌生人。
安迷修住在一个透明的大世界里,身下是石子,小山洞,头上是黑色的大天空,世界的边缘还有东西在不断的冒泡泡。
那位陌生人大概二十几岁的样子吧,黑发上还扎这个星星头巾,怎么看,怎么神奇,更可笑的是,这恶党竟然穿着童装!!
这位陌生人常常对着安迷修的世界发呆,似乎一直在盯着安迷修,不,就是在盯着安迷修,飞鱼的直觉能感受到这位陌生人的注视,深情而又急切。
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这种眼神,就会感到伤感和慌乱,但很快就会因为这人不知用的什么法子,乱搅他的世界,这种无礼的行为让他感到无比的厌恶。
恶党就是恶党。
安迷修常常这么想着。
但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。
不知道就是不知道,他想不通就不想去想了。
太累。

六/四十二

安迷修待在他的世界里,看着这个四十几岁的人,直勾勾的盯着那双紫色的眼睛,那眼睛真的好漂亮,好漂亮啊,但是,里面好像少了什么,是什么呢?
那人死皱着眉头,做了个深吸气的动作,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,有了动作。
安迷修忽然感觉他的世界变得不稳定,身下的石子滚动着,他四周的景物不断变化着,集市,郊外,海滩,许多他所没见过的地方。
他感到十分慌乱,无比的慌乱,仿佛要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,他的世界吗?似乎不是,但又好像是。
他感到自己被水沁的凉了多年的鱼身开始因为急躁,焦急而紧张,燥热,似乎一股血流冲向脑中。
不要,不要,不要,我不要离开,我不要。
安迷修感到绝望。在海滩,安迷修眼前的画面终于定住了,这个海滩似曾相识,这里有礁石,还有条船拴在岸边。礁石上似乎少了什么,安迷修想到,这是他一贯的直觉。
安迷修感觉自己上来那条船,那人解开船与岸边的连接,拿起木浆,用力一顶岸边,划出一到水痕,小船向远方划去。
那人划了好一段路,安迷修十分紧张,但他不知道为什么,他这一生,似乎什么都不知道。
那人停在一处开阔的水域,安迷修忽然觉得头顶有阳光照下,那人竟然!竟然把他世界的天给掀了!!
安迷修看着那人的笑容,不知道为什么,心酸。
那人将安迷修举起,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,飞到了水里,这里的水似乎和他的世界不同,他的世界是温暖的,而这里,是冰冷的。
那人凝视着水里的安迷修,安迷修呆了会儿,忽然清醒过来,这这是哪里?
他仰头,看见打扰了他整个世界的人,那人脸上是讽刺的苦笑。
“安迷修,你可真厉害。”说完那人将船向前划去。
安迷修跟上,顺着划出的水花,展现了一个完美的跳跃。
顺便,在那人惊讶地看过来时,溅了他一脸水。
“安迷修!”那人似乎生气了,但安迷修感觉自己在他的话语了听出来些激动。
那人跳下水,弄出一串水花,安迷修又顺着水,飞了起来,落入水中,绕着那人转了一圈又一圈,他觉得非常开心,非常幸福。
那人爬上船,说“来,安迷修。”
安迷修在水中,跟着这条小船,一直游啊游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很久很久以前,凹凸大厅

“你确定要去见他。”
“是。”
“尽管他不记得你。”
“是。”
“尽管你只有七十九年的时间与他相处。”
“是。”

于是,那只礁石上的猫,那条海里飞鱼,诞生了。

雷狮,当年凹凸大赛的获胜者,本应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之能,但为了一个人等了十四年,又把那人当鱼养了二十一年,最后,又和那人一起在海上漂泊了七年。就这样,他的这一生结束了。

End